May
02
2018

赵迎光:韩都衣舍要做品牌孵化平台 计划两三年后上市服装人物中国服装网-vstart

  韩都衣舍的成功得益于互联网的低成本试错

  梁婧:先来问问赵总,您是做女装生意的,您对女人了解吗?

  赵迎光:说实话对女人不是特别的了解。

  梁婧:那对女人穿的衣服了解吗?

  赵迎光:也不是特别了解。

  梁婧:那为什么您现在能取得这么好的卖女装的成绩呢?

  赵迎光:可能很多人以为,我们这家公司只是做服装品牌的一家公司,实际上我们是一家互联网时尚品牌服务化平台,服务的对象是更多在我这个平台上成长和发展这些互联网品牌,公司旗下有20多个品牌,他们关心和了解它们的用户,那我们重要的责任是为他们做好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服务。

  梁婧:如果以一个创业阶段来看的话,这是韩都衣舍现在的一个形象和定位。如果我们回到八年之前,韩都衣舍刚刚从零开始。这些年来,韩都衣舍形象发生了很多的变化,而且取得了很多成绩,这些成绩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。比如说2014年淘宝双十一、双十二女装冠军都是花落韩都衣舍。

  赵迎光:2014年我们的首先是全年度互联网女装是第一名,同时又是双十一、双十二在天猫这边是冠军,除了女装之外,我们的男装也是在双十一是淘宝商品里面的第一名,童装也进了前三名,其他的子品牌发展也不错。

  梁婧:问问丁宁,你作为山东人,对韩都衣舍最基本的了解是什么?

  丁宁:当然我们现在是觉得特别自豪因为这样一个企业出现在我们山东,出现在我们济南。韩都衣舍起步之初是做女装的,我印象特别深刻,赵总说过,就是您最早创业的时候,一定要做电子商务,当时有一个认识,然后做电子商务的话,一定要做女装。因为您是一个特别时尚的人,还是特别适合做女装品牌的人?

  梁婧:就是回顾您的创业史,时间轴往前拉,拉到八年之前,当时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您创办韩都衣舍,当时有什么记忆深刻的点或者话,跟我们分享一下。

  赵迎光:其实不仅仅说拉到八年之前,可能要拉到12年、13年之前,就是2001年。其实那时候中国电子商务刚刚表现热潮,我也算是第一批电子商务人,当时我还在一家国企里面工作,但是对电子商务一直很感兴趣。2001年开始在业余时间兼职做一些尝试,做过化妆品、做过奶粉、做过汽车用品。

  梁婧:当时属于代购的性质?

  赵迎光:最早是代购,后来变成我自己进货自己卖,前前后后大概6、7年的时间,一边做一边反思,互联网到底适合一种什么形式去做。到了2007年底,很偶然一个机会,我在韩国做服装企业的一个朋友,跳槽去了另外一家企业。我问他,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,他说我是一家互联网企业,电子商务企业,那你做什么的,他说我做服装,我说我可不可以去你公司看一看。去他们公司一看,就非常非常的惊讶。我去的时候他创立大概4年多,2007年9月份,一天的销售额大概在100万。

  梁婧:还记得您当时去到那家公司的场景吗?

  赵迎光:印象非常深,因为当时在韩国一个地方,他们自己有一座五层的办公楼,在韩国来讲这很不简单,特别是一个电商公司。另外一个,见了面之后,他带了我去它们仁川的仓库,那个仓库面积不算小,将近1万平米,在大量的发货。我去的那一天,它的发货量将近人民币300万。不过中间也是有个小小的误会,为什么这么说呢,因为当时它在搞大促清仓,但是我不知道,我说,哎呀,你怎么能发这么多单。2007年,在中国电商人的心目中,一天能卖到100单就觉得很厉害,但是那家企业一天大概能发到2万多单,就觉得简直不可思议。  

  梁婧:那时候在初始阶段,您理解的互联网、理解的电商是什么?

  赵迎光:渠道。在初期的阶段是用渠道的角度看互联网。

  梁婧:然后,开始了您的女装互联网电商创业。

  赵迎光:对。有一个很大的转折,我觉得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渠道了,它是一个有可能做出品牌的渠道了,我们就从单纯的卖别人衣服开始考虑,是不是有可能卖我们自己的衣服这么一个方向。

  梁婧:创业的过程一定会很艰辛,我们听了太多创业者的血泪史。

  赵迎光:说实话没有那么血泪史吧,但肯定挺难,因为要从零到一,从无到有,但因为我本身对互联网、对电商很有兴趣和热情,包括前面那6、7年,其实也没做出什么来,规模也非常小,但乐在其中。

声明:以上赵迎光:韩都衣舍要做品牌孵化平台 计划两三年后上市内容由“中国服装网内容部”收集整理自互联网,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,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,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我们会马上更改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Comments are closed.